浙商市场-并不会给投资者带来真正客观的投资判断

【员工穿短裤吹冷风】

《孫子兵法》中有一句千古兵家名言:“多算勝,少算不勝,而況於無算乎?吾以此觀之,勝負見矣。”意思是,在戰爭中,多做計算的人會容易贏;算的少的,容易輸;算都不算的,簡直就是要輸到家了。根據這個原則來判斷,戰爭的勝敗就一目瞭然了。

從這個例子,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在投資工作中,大量的計算是多麼重要。但是,由於計算本身是一件枯燥的事情,數據統計和閱讀相比,與口號式的投資故事來說,往往極度缺乏趣味性。所以,對於許多投資者來說,在投資中引入大量的計算,無疑是費力的。而在茶餘飯後聊聊投資的故事和段子,往往更加被投資大眾所喜愛。

這裡的“算”,包括許許多多的方面,比如雙方國家的政治、經濟、人口,戰場的地理、天文、河流、風向,軍隊的數量、兵種、士氣、補給情況,以及雙方將領的經驗、人格特點、性格等等。可以說,《孫子兵法》所倡導的“算”,就是一個古代版本的AI(人工智能),用極其冷靜和客觀的方法,計算出戰場上每一個因素,然後讓勝利的天平向自己傾斜。

計算的結果實際上,新股申購賺不賺錢?能賺多少錢?是一個再簡單不過的概率問題。只要有了申購限額、中簽率、發行價、漲停板打開後首日收盤價這樣4個指標,投資者就很容易算出,按一定的上海和深圳市值組成的賬戶究竟能賺到多少錢。當然,每個投資者真正賺到手的收益,很難精確地等於按平均概率所計算的數據,而是圍繞著新股申購的平均回報均勻分佈的。通過集思錄網站提供的新股申購數據,我輕鬆地算出了每個時間段里,對於任何一個特定市值構成的賬戶,在參與新股申購、並且在漲停板打開以後按第一個收盤價賣出的交易策略下,能賺取的相對持倉股票市值的回報率。

顯然,真正的新股申購收益率的低谷是在2018年。而在2019年、尤其是浙商銀行申購前後的收益率水平,雖然沒有2016到2017年那麼高,但是比2018年是上漲了不少的。但是,在“浙商銀行盤中破發”的新聞效應帶動下,大量的投資者沒有經過計算,就錯誤地以為,打新股已經變成一件有風險的事情。無疑,這些投資者犯了“少算不勝、而況於無算乎”的錯誤。

結果顯示,對於一個滬市市值和深圳市值分別有10萬元的個人賬戶(20萬元也是內地投資者比較常見的資產規模),2016年的全年新股收益達到驚人的20.2%,2017年下降至17%,2018年則大幅下降至6%,但是在2019年截至11月25日申購的新股,新股申購收益率的年化水平,又上漲回到了10.2%。其中,在2019年10月1日到11月25日的新股申購收益率達到了11.5%的年化水平。

浙商銀行只是眾多新股中的一隻,一隻新IPO的股票上市以後沒有帶來多少收益,並不足以說明參與新股申購就會變得不賺錢。新股申購每年有一兩百個、甚至更多,是不是整個新股申購行為都變得不賺錢,需要通過縝密的計算才能知道。但是,由於“上市首日即在盤中破發”的標題實在太過醒目,“浙商銀行的破發”迅速被投資者們廣泛傳播。結果,浙商銀行上市以後,大量的投資者開始懷疑新股申購是否還能賺錢,許多投資者甚至不敢參與新股申購。

這種對客觀事實認知的缺乏也就經常導致市場中資產的價格,出現和基本面相背離的狀態。在上面這個新股申購的例子中,由於不少投資者因為一個浙商銀行盤中的故事而遠離新股申購,就很可能導致新股申購的中簽率走高,最後帶來更高的平均新股申購收益率。這類由於投資者在投資工作中,沒有進行足夠的計算、對客觀事實沒有足夠認識,因而導致的價格和價值背離的情況,往往就會給有準備的投資者帶來更多的機會。

這種“口號式”、“運動式”、“標簽式”的投資行為,在古今中外的資本市場上反反覆復出現。最近,A股市場上就有一個非常好的例子,讓我們看看這種不以客觀數據為判斷標準的投資會出怎樣的問題?

一直以來,A股的新股申購(IPO)給投資者帶來了幾乎無風險的投資收益。但是最近,由於在2019年11月14日申購的浙商銀行,上市以後股價漲幅很少,其IPO價格為4.94元,上市當日很快就在盤中破發,首日收盤價僅為4.97元。理論上,按上市首日收盤價計算,每中簽1000股只能賺到30元。

口號式投資帶來的問題市場如戰場,在投資中,也是如此。想要在投資的市場上取得勝利,投資者最需要做的是計算各種數據,然後以數據和事實配合對社會的分析,最後找到能夠帶來勝利的投資標的。可惜的是,大多時候投資者更感興趣的往往是一些口號式的宣傳,是“某某投資標的就是好”、“某某投資方法就是不行”這種運動式的、非黑即白、非好即壞的“標簽式”分類方法。標簽和口號式的投資方法,並不會給投資者帶來真正客觀的投資判斷,勝利的天平也就離開了不依賴數據和客觀分析的投資者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