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医院融资-以水滴筹为代表的互联网筹款平台发展迅速

【青桔单车悄悄涨价】

從融資規模和使用人數來看,目前水滴籌已經成為較為知名的互聯網服務公司,但其商業化道路依然是業界討論最大的問題。在水滴籌等一系列互聯網籌款平臺一路狂奔的同時,如何釐清平臺在開展公益和商業活動中的道德、法律邊界,如何加強完善互聯網籌款這一新生業態的監管,值得參與各方的深思。

平臺回應:線下團隊暫停徹查違規行為面對網絡上洶涌的輿論,11月30日下午,水滴籌在官方微博發聲明。

這些“志願者”每單最高提成150元,月入過萬,末位淘汰。

水滴2016年4月初創,獲得5000萬元天使輪投資, IDG資本、騰訊公司等參與;2017年8月獲得A1、A2兩輪融資,合計融資1.6億元,又新加入了藍馳創投、美團點評等投資方。2019年3月再次獲得騰訊領投的B輪融資,融資達到近5億元。2個多月後,水滴又迎來了10億元的C輪融資。

此前,水滴公司宣稱,水滴籌大病籌款0服務費,對於一家商業公司而言,水滴公司只能依靠其他盈利途徑才能保證公司整體健康持續的運營下去。

騰訊、IDG、美團紛紛投資旗下業務“水滴保”被稱“流量三寶”

按單提成+績效考核水滴籌地推醫院“拉客戶”遭質疑

水滴公司公開資料顯示,其業務由水滴籌、水滴公益、水滴保險商城(水滴保)與水滴互助四大板塊組成。水滴公司做健康公益獲得客戶,基於客戶做健康保險領域生意獲得收入。

日前,梨視頻拍客發佈了一條卧底水滴籌的視頻,水滴籌在超過40個城市的醫院派駐地推人員,他們常自稱“志願者”,逐個病房引導患者發起籌款,視頻中曝光了籌款的眾多漏洞。

日前,一段拍客卧底視頻將水滴籌推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視頻中,水滴籌在多個城市的醫院派駐地推人員,逐個病房引導患者發起籌款。這些人自稱“志願者”,但實際上每單最高提成150元,月入過萬,末位淘汰。地推員對募捐金額填寫隨意,對求助者財產狀況不加審核甚至有所隱瞞,對捐款用途缺乏監督。

地推員對募捐金額填寫隨意,對求助者財產狀況不加審核甚至有所隱瞞,對捐款用途缺乏監督。模板化撰寫求助故事,籌款顧問工作有一套標準固定模板,公司依靠水滴籌地推形成的場景和流量來銷售保險。

水滴籌表示,視頻報道中提到的部分地區個別線下人員的違規現象,嚴重違反了水滴籌公司價值觀、準則及相關規定,調查清楚後將給以嚴懲。同時自即刻起,線下服務團隊全面暫停服務,整頓徹查類似違規行為,組織重新回爐學習,再次加強平臺紀律培訓和提升服務規範,培訓通過後方可重新提供服務。

作為一家成立只有三年多的互聯網籌款平臺,水滴籌因其獨特的商業模式備受資本青睞,並迅速建立起了自己的商業版圖。

天眼查顯示,水滴公司的運營主體為北京縱情向前科技有限公司,其註冊資本為1億元,法定代表人為沈鵬。目前該公司實際控制的企業有12家,其企業類型包含了保險公估、保險經紀、投資管理、互聯網科技及互聯網醫院等多種業態。

籌款顧問地毯式掃樓,基本一下午掃大半個醫院。他們挨著病床問病人困不困難,需不需要籌款幫助。

據水滴數據,目前水滴全平臺獨立付費用戶數超過2.5億,且“水滴保”業務復購意願高達73%。基於其在互聯網保險業務方面的強大流量,水滴保與支付寶及騰訊旗下的微保並稱為互聯網保險領域的“流量三寶”。

不收取任何手續費,籌款所得資金全部歸籌款人。水滴籌,成為那些遭遇困境中的人們最後一線希望,也切實幫助了很多瀕臨絕望的家庭,這也讓水滴籌平臺迅速吸引力大量的用戶和關註者。

上述視頻曝光後,水滴籌引來了多方質疑,許多網友紛紛表示對平臺地推人員的失範行為寒心。對此,水滴籌緊急回應稱,線下團隊暫停開展服務,徹查違規行為。

將公益做成了生意,視頻一經曝光,立刻引來了網友的質疑。許多網友表示非常寒心……

左手公益、右手商業,近年來,以水滴籌為代表的互聯網籌款平臺發展迅速,依靠公益籌款帶來的流量,水滴籌們已經逐漸構建起自己的商業版圖,並獲得了多方資本的競逐。然而,在一路狂奔的同時,如何釐清平臺在開展公益和商業活動中的道德、法律邊界,如何加強完善互聯網籌款這一新生業態的監管,值得參與各方的深思。